當前位置:首頁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659、裝個過億的逼

659、裝個過億的逼


  “你居然敢和我分手?”
  唐萍愣了一下,突然猛的沖上去,一邊撕打著梁小海,一邊罵道:“你有什么資格和我分手,我都沒有嫌棄你一個打工仔,還是個蘇北農村人······”
  梁小海無動于衷的站著,即使唐萍扇了自己一個耳光,他就是有些沒搞明白。
  以前唐萍經常提分手,自己舍不得這段感情,于是放下尊嚴和臉面低三下四的哄著,為什么現在答應了,她好像特別的憤怒。
  “如果你不想分手,那我們就好好過,我再找漢升商量一下?!?br/>  梁小海也有點心軟:“實在不行,我還可以找三姑,漢升是最怕三姑的······”
  “呸!”
  唐萍狠狠的啐了一口,奶茶店干凈的地板磚上立刻出現一團唾沫。
  “你把陳漢升一家捧上天,我當他們是個屁,陳漢升就是一個做生意失敗的大學生,現在的小轎車不知道在哪里偷來的!”
  “你三姑和三姑父就是個窮地方的小干部,能他媽的給你什么支持???”
  “還有你自己,這么長時間了連彩禮錢都湊不齊,我在老家不知道多少男人捧著10萬塊錢想娶我!”
  “還想和我重新好好過,你這種蠢人,離開我在建鄴只能要飯!”
  ······
  唐萍爽爽利利的說完,只覺得心頭一片暢快,最近她也是太壓抑了。
  工作方面吧,本來離職是占了便宜,結果新世紀時來運轉,居然又有錢了。
  她真的懷疑果殼和新世紀的老板是認識的,他們是聯手耍了所有人。
  感情就沒怎么順利過,她一直覺得梁小海達不到自己心中的標準,再加上彩禮一直拿不出來,所以每次吵架都把“分手”掛在嘴邊,其實這就是潛意識的一種反應。
  尤其今天還要來央求陳漢升,他算什么東西?
  也配?
  唐萍說完轉身就離開,不過走到奶茶店門口的時候,她突然“蹬蹬蹬”的又回來了。
  梁小海還以為她反悔了,正要說點什么,哪知道唐萍只是搶過梁小海手里的890塊錢:“這是人家還給我的!”
  噢,原來只是為了890啊。
  梁小海沒有再掙扎,其實MP4是他自己掏錢買的,不過現在也不怎么在乎了。
  心頭雖然很難過,不過也有一點輕松。
  “小海哥,吃飯了?!?br/>  這次是王梓博過來呼喊。
  “等一下?!?br/>  梁小海答應一聲,找了張紙巾擦了擦地上的唾沫。
  “你女朋友呢?”
  王梓博不知道什么情況,直愣愣的問道。
  “剛剛分手了?!?br/>  梁小海平靜的說道。
  “分手了?”
  王梓博嚇一跳,趕緊看了看梁小海。
  眼角沒淚水,居然沒哭?
  在王梓博心里,“戀愛分手”絕對是一件大事,他當初和黃慧分了三次以后才徹底斷掉的,每次王梓博都要難過很久。
  同時還要抽很多煙,喝很多酒,流很多眼淚,怎么梁小海好像沒事人似的。
  “小海哥,你要是傷心什么的,不要憋著啊?!?br/>  王梓博關心的說道:“你哭出聲,我在這里陪著?!?br/>  “真的還好?!?br/>  梁小海笑了笑,雖然很勉強,但是倒也沒撒謊。
  他和王梓博是兩種不同的人生經歷,王梓博身上的標簽是什么:沒談過戀愛、一直在象牙塔里讀書、沒什么社會經驗、老實淳樸。
  戀愛以后他便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了,因此黃慧才能予取予求。
  梁小海這又不一樣了,他早早的出去打工,雖然耳根子很軟,不過社會經驗總歸是有的。
  兩種人對感情的期待就不一樣,王梓博更偏向于“想象中的童話”,梁小海更偏向于“現實里的婚姻”。
  所以梁小海這邊分手以后,悲傷肯定是有的,但是絕對沒王梓博想象中的那么夸張。
  “小陳?!?br/>  王梓博還不放心,又給陳漢升打個電話:“你過來一下,小海表哥分手了······啥?分得好?······不是,你也過來安慰一下啊,小海表哥一直悶著呢,他想哭都哭不出來·······”
  “我沒想哭啊?!?br/>  梁小海很無奈。
  “小陳說等他吃完涮毛肚的?!?br/>  王梓博安慰道。
  梁小海也不知道說啥,只能嘆一口氣:“哎,你們這些大學生!”
  沒多久陳漢升就過來了,嘴里還“喀嚓,喀嚓”的嚼著不知道什么東西,手里還拿著一罐可樂。
  “唐萍走了?”
  陳漢升大喇喇的坐在沙發上問道。
  梁小海點點頭:“嗯?!?br/>  “唐萍真不是良配?!?br/>  陳漢升拍拍小海表哥肩膀:“還記得你去年回家相親,有個叫曾丹的女孩子吧,當時我媽和大舅母都看好她了,我也覺得她不錯?!?br/>  “算了,我現在不想談這些?!?br/>  梁小海擺擺手說道。
  “你就嫌人家不太好看,臉蛋有點方?!?br/>  陳漢升苦口婆心的勸道:“小海哥,娶妻娶賢知道嗎,找女朋友找老婆就不能找太漂亮的,你這一點要學學我,我見到漂亮女孩就頭暈?!?br/>  王梓博撇撇嘴,自己都是?;ㄊ崭顧C了,還說見到漂亮女孩就頭暈。
  梁小海也不是傻子,他指了指隔壁的火鍋店:“那個,那個叫沈什么的······”
  “哦,你說沈幼楚???”
  陳漢升皺著眉頭:“其實我這個人臉盲,說實話根本分不清誰漂亮誰不漂亮,反正我看一個女人,肯定不是先看臉的,比較追求心靈美?!?br/>  “小海哥,我去吃飯了,你也快點?!?br/>  王梓博實在聽不下去。
  過了一會,陳漢升也摟著梁小海過來了,王梓博悄悄的問道:“你打算把小海哥送去哪個地方,果殼、奶茶店、還是新世紀?”
  “哪里都不去?!?br/>  陳漢升不動聲色的說道:“我建議他先回家,萬一他又和唐萍和好咋辦,畢竟我見過的舔狗太多了,連舔三次的都見過?!?br/>  “操!你能不能別提這些事了!”
  王梓博很不滿,這就是故意諷刺自己的。
  自己生了會悶氣,王梓博又湊過來問道:“小陳,你啥時去找小魚兒?”
  陳漢升多聰明的腦子,馬上就反應過來:“你是想找邊詩詩,又覺得不好意思,所以才拉上老子的?!?br/>  “反正現在果殼都打贏了,你時間也越來越多,今天來奶茶店這邊,明天肯定去找小魚兒的?!?br/>  王梓博都知道這個規律:“反正你常說一碗水端平的?!?br/>  “可以的嘛,王總?!?br/>  陳漢升也承認了:“明天我的確打算去找小魚兒的,因為她最近老是抱怨,高雯還想插手新世紀和果殼的糾紛,我想把高雯帶去果殼電子廠里轉悠一圈,裝個過億的逼?!?br/>  “不是5500萬嗎,你漲價了?”
  王梓博問道。
  “嗯,漲價了?!?br/>  陳漢升也沒有意識到語句里歧義,說道:“最近果殼生意太好,1個億以下的逼我已經不裝了?!?。
  ······
 ?。ń裢?2點左右還一章,求票求票。)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四川快乐12走势图app 教你如何赚网赌流水 炒股投资工具ˉ杨方配资开户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11选走势图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正规合法吗 什么是股票指数期贷 二年作文快乐十分钟 河北快三官网天天计划 佳永配资_基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