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妖修攻略 > 第175章 有個故事想講與你聽

第175章 有個故事想講與你聽


  水云軒。
  樹影沙沙作響,婆娑的月光從枝葉縫隙中漏射至這一方天地。
  微風帶這些許夜晚的寒氣拂過,夜如涼水。
  卻又異??彰?,飄渺。
  顧清風許多天未歸,白貓憑著明銳的嗅覺悄悄趁月色而來。它輕躍上假山最高處,嗅了嗅。
  就是這了。
  但當它往下看時,差點沒腳一崴摔下去。
  【怎么到這里來了!】
  月照大地,白衣男子靜靜地在樹下閉眸打坐,月光勾勒出他身形,俊美的臉龐被鍍上了一層銀色光暈,出塵而又飄渺。
  真是活見久了!
  在那一瞬間,白貓竟覺得溫汝言有幾分特別不真實的高貴,仿佛隨時會羽化登仙而去。
  白貓站穩后,它揉揉閃瞎了的眼睛,旋即又不屑地撇撇嘴。
  絕對是它想多了。
  它從空中一躍而下,想悄悄繞過溫汝言,溜進房間。
  誰知剛躍到半空,就被人一把捉住尾巴,拽了下來。
  “趴!”
  白貓頓時摔了個眼冒金星。
  說時遲那時快,它前腿一蹬炸毛跳起來,對著那只素凈的手掌,就惡狠狠地咬了下去。
  【臭蚊子,死蚊子,敢摔你貓大人,我咬死你??!】
  溫汝言任它咬著,也不惱怒,眼神緩緩張開,依舊包容,但褪去幾分仙氣,多了幾分柔和鮮活之氣。
  他嘴角含笑,似乎被咬的不是他一樣,“別去,讓她一個人呆一會?!?br/>  舍己喂貓,原來是為了堵住它的口,真不負老好人之名。
  【呸!】白貓松開溫汝言,牙齒已經見紅,畢竟它可沒嘴下留情。
  它圍著溫汝言走了兩圈,眼珠子一轉,口中嘖嘖稱奇。
  【哈哈哈哈,臭蚊子你有家不回,有床不睡,是在這里找你的同類嗎,腦袋被驢踢了,還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白貓對自己起的外號頗為自得,誰叫他就喜歡跟個蚊子一樣嗡嗡嗡,盡念叨一些它聽不懂的話。
  腦殼疼!
  看著上躥下跳的白貓,即使不知道它在說什么,也能看得出它在嘚瑟。
  “世人皆執于一念,受困于一念,唯有你……倒是菩提自性,本來清凈,何其善哉......”溫汝言眸光輕輕的在白貓身上掃過,似是在對它說,又似在自言自語。
  “你為木師妹而來……竟能找到了我這來,若非心有靈犀……那便是……”他手指從傷口處撫過,傷口恢復如初,只是他動作一頓,似乎突然有所明悟,“她也是妖……如此一來也就說的通了……怪不得……”
  思慮片刻,他輕聲囑咐躡著步子想要逃走的白貓,“你讓又凝過來一趟吧!”
  白貓愣住,它回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卻緊閉的窗門。然后退了一步,也不作妖了,拍拍胸口鈴鐺,立刻傳訊。
  是妖,竟然這么嚴重?
  不好,蠢桃花暴露了!
  ……
  金光一閃,片刻以后。
  水云軒內的溫度驟降,整個被風雪覆蓋,仿佛一下子從春季變成了冬季,冰霜悄悄爬上窗沿,向著墻壁外側擴散,蔓延。
  白貓心一揪,是又凝來了。
  下一刻,大門被一陣寒風掃開,冷冽的寒風不斷向屋內逸散。
  白貓第一時間沖了進去,與迎出來的顧清風撞了個滿懷。
  【蠢桃花,你怎么了,可急死本大爺我了!】白貓上竄下跳地到處檢查,還好,沒看到傷口。
  【臭蚊子是不是虐待你了?】
  【我沒事!】
  【那你怎么不回天都峰,是不是他不放你走?你都不知道,這幾天我找你找的好苦……我……】白貓見顧清風沒事,心一松,開始噼里啪啦倒豆子訴苦,【咦,你臉上這是什么?】
  白貓的注意力成功被新鮮事物吸引,它伸出爪子去勾顧清風臉上的面具。
  【不要動!】顧清風偏頭躲過,摁住白貓的爪子,抱著它跨出門口。
  溫汝言也起身走到顧清風旁邊。
  下一秒,宛又凝如冰雪女神般蹁然落地,長長的青絲也華麗地散在身后,無風自動。
  整個云水軒也因為她的到來變亮了不少,連皎潔的月光也只能淪為陪襯。
  仿佛宛又凝才是這方世界唯一的光。
  “是誰干的?”
  以又凝的眼光,又如何看不出顧清風的傷勢。
  這個如仙子一般的人物,眸子頓時如淬了千年寒冰一般,可以凍人三尺,仿佛下一刻就會輕易的毀滅一方天地。
  顧清風抱緊白貓抿唇不言,她下意識的,并不想讓又凝師姐知道這件事。
  詭異而又濃重的氛圍不斷在三人一貓之間蔓延,空氣也像凝滯了般。
  【怎么了?你們這都是怎么了?】
  白貓頓時心里毛毛的,抓緊顧清風衣袖,摒住呼吸。
  半晌,溫汝言打破沉默,代其開口,“是……廣師弟!”
  空氣又重新恢復流通,白貓松了一口氣,剛想問廣師弟是誰。
  “怎么會……是他?”又凝眼神一變,不由自主地呢喃。
  起風了。
  有雪花自半空飄落,霜雪越發深重。
  云水軒的溫度逐漸凍的人快受不了了,溫汝言都已第一時間取出狐裘披風披上。
  “阿嚏!”白貓哆嗦著直往顧清風懷里鉆,還是人形好,香香軟軟……
  【怎么突然這么冷?】
  聽到白貓動響,風雪卻又在一瞬間消失,又凝恢復成面無表情的模樣。
  顧清風抬頭看向宛又凝,身為陣靈的又凝師姐,她的一丁點情緒變化,都會牽動乾坤六合大陣。
  因為憤怒,所以大陣呈現出冰雪飄零的狀態。
  但聽到傷她的人是廣嘉樹以后,卻有短暫失神,導致霜雪深重,后又凝師姐回過神來又將情緒收斂,風雪也就停息。
  為什么會是這種反應?
  當得知是廣嘉樹做的,又凝不像憤怒,她合上眼時,更多的倒像是悲哀,似無奈。
  難道又凝師姐喜歡廣嘉樹?
  顧清風思及此處,不由得眉頭簇起。
  是了,廣嘉樹入門的時候,也只虛長又凝師姐幾歲。
  他們應該是相熟的!
  若是又凝師姐定要護住廣嘉樹,她該怎么辦?
  【白貓!】顧清風悄聲傳音白貓。
  【嗯?】
  【如果有一天……我跟又凝師姐發生了沖突,你會……怎么選?】
  【???不是……又凝那么好,你……你們怎么會……哎呀,腦殼疼……】白貓感覺自己當機了,頓時話都不利索了,怎么選都是左右為難。
  它喜歡又凝,也喜歡蠢桃花??!
  為什么不是讓它在溫汝言和她之間選呢?
  【好了,跟你開玩笑的,別想了!】
  顧清風安撫白貓,她自己都為難的事,又何苦去為難它。
  正當她糾結又凝師姐與廣嘉樹,如何選擇的時候。
  宛又凝已經睜開眼,她問顧清風。
  “你恨他嗎?”
  “想必你該是很恨他的吧??!”。
  “你愿意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