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秘戰 > 第1074章 好感

第1074章 好感

    一周后。
  
      遠香茶樓。
  
      包廂內。
  
      糖果盒四邊縫隙用火漆密封,裝在一個同樣封好的信封里。
  
      許力問道:“這是什么?”
  
      姜新禹把事情經過簡單講述一遍,然后說道:“這個東西一定要保管好,將來有大用處?!?br/>  
      許力目光一閃:“你是說,讓軍犬聞過了油紙,就能憑著氣味兒找到電臺?”
  
      姜新禹點了點頭:“對。我估計,崔鐸沒必要把東西分開放,電臺和子彈很可能都放在一起,潛伏組織沒了電臺和子彈,他們就成了斷了線的風箏,如果能再耐心一點,甚至可以順藤摸瓜,將這批特務一網打盡!”
  
      “可是,我擔心時間太久,油紙的氣味沒了……”
  
      “絕對不會。國軍接收的美軍軍援,我曾經親自參與驗收過,出廠日期有的都在兩三年前,這種油紙的氣味依然很濃烈,況且,小小的雙山不過是彈丸之地,搜索起來應該不會很難?!?br/>  
      “說的也是,柳仙亭加一起才三十幾間房……”
  
      “柳仙亭是重點,潮音寺同樣不能忽略?!?br/>  
      “和尚也能當特務?”
  
      “什么都有可能?!?br/>  
      “我知道了?!痹S力把信封揣進懷里。
  
      姜新禹端起茶碗呷了一口,略微沉吟了片刻,說道:“還有就是,凡是參與安臨岳那次行動的同志,一定要提高警惕,如果發現情況不對,要立刻轉移?!?br/>  
      “敵人有察覺了?”
  
      “最近一段時間,情報處正在全力調查這件案子,出現任何一點疏忽大意,都有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失!”
  
      “好,我會盡快通知他們?!?br/>  
      兩人又談了一會,這才各自離去。
  
      姜新禹出了茶樓,步行大約兩百多米遠,邁步進了臨街一家書店,他的車就停在書店附近。
  
      在書店里挑選了一本書,若是有人問起來,或是趕巧遇見熟人,也好有一個理由應對。
  
      結賬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從街上走過——那是大沽支隊的叛徒谷小麥。
  
      姜新禹出了書店,邁步朝停車的地方走去,他距離谷小麥也就二十幾米遠,兩人現在是一前一后。
  
      谷小麥眼尖,看到了停在街邊的轎車,他圍著車轉了一圈,嘴里自言自語的說道:“好像姜隊長的車……”
  
      姜新禹來到近前,掏出鑰匙打開車門,說道:“你有事嗎?”
  
      “姜隊長,還真的您???我沒啥事,剛好路過……我就住前面不遠,燒餅胡同?!惫刃←溁仡^指了一下。
  
      姜新禹看了看他:“腿好了?”
  
      谷小麥拍了拍大腿:“好了,城里的醫生就是厲害,要是換成鄉下的土郎中,一年半載也好不了?!?br/>  
      姜新禹沒再多問,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谷小麥趕忙來到車門前,說道:“姜隊長,跟您打聽一事兒……沈副處長去哪了?”
  
      姜新禹點燃一支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說道:“你問這個干嘛?”
  
      “上回抓曹云飛的賞錢,沈副處長親口答應我,最少兩根金條,可是,現在連一個銅子也沒給……”
  
      “你沒打電話問問?”
  
      “問了,情報處的人說,沈副處長調走了……”
  
      “對,他確實調走了?!?br/>  
      “真調走了???那、那我的賞金找誰要去?”
  
      “那我就不清楚了,你應該去問情報處?!?br/>  
      “可是,情報處的人說,他們不知道這件事,讓我去找沈副處長要這筆錢……”
  
      ——線人賞金還沒來得及申請,沈之鋒就在月亮灣出了事,然后被調去了南京,這筆錢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谷小麥等于是白忙活一場,最后還和大沽支隊結了仇,成了名副其實的共黨叛徒。
  
      姜新禹啟動了轎車,看了看一臉沮喪的谷小麥,說道:“我聽說,讓你去保安團報到,你沒去,就是因為這筆錢?”
  
      谷小麥苦著臉說道:“要是能拿到賞金,還當兵干啥……”
  
      姜新禹不再和他廢話,一腳油門轎車疾馳而去。
  
      谷小麥呆呆的發愣,垂頭喪氣的朝燒餅胡同走去,沈之鋒給過他一筆錢,暫時還能用一段時間。
  
      他也早就打算好了,最后實在沒轍了,再去保安團報名當兵,有軍餉拿總不至于餓死。
  
      …………
  
      保密局堰津站。
  
      情報處。
  
      “處長,用英語給安臨岳打電話的地方,已經查到了?!?br/>  
      “在哪?”
  
      “平涼路附近的一個電話亭?!?br/>  
      “平涼路偏僻的很,看起來,那個打電話的人,是故意選擇那種地方……有目擊者嗎?”
  
      “附近都問過了,暫時沒有?!?br/>  
      馮青山嘆了口氣:“唉,這么說,線索又斷了,上面限期破案,我看根本就是遙遙無期?!?br/>  
      王新蕊近前一步,說道:“處長,我倒是覺得,也不是一點線索也沒有,打電話的人之所以去平涼路,他是不想被熟人看到,側面說明認識他的人很多?!?br/>  
      馮青山沉思了片刻,緩緩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換做不起眼的普通人,他沒必要跑那么遠去打電話……你這個思路很好,接著說?!?br/>  
      王新蕊繼續說道:“我問過了監聽組,他們說,從聲音上判斷,那個人的年齡大概在三十歲左右,現如今,會講英語的人本來也不多,這就大大縮小了調查范圍?!?br/>  
      馮青山站起身,背著手在屋子里來回踱步,說道:“會講英語,年齡在三十歲左右,這類人在洋行和學校最多!王新蕊,你馬上安排人手,秘密調查所有符合條件的人!”
  
      “是?!蓖跣氯锕硗肆顺鋈?。
  
      走廊盡頭是檔案股,此時房門一開,楊朔拿著一份文件從里面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低頭看文件袋上的字。
  
      “楊科長,你好?!?br/>  
      “你好?!?br/>  
      兩人微笑著打過招呼,隨即擦肩而過。
  
      王新蕊慢慢走了幾步,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對這個儀表堂堂的電訊科長,心里頗有幾分好感。
  
      一個人生活在異鄉異地,有時候難免覺得孤單寂寞,尤其是嘗過了愛情滋味的女人,更加渴望擁有新的感情。
  
      王新蕊不是那種輕浮女子,看見英俊帥氣男人就走不動道,這只是一個妙齡女子的正常反應而已。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