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蘭若仙緣 > 第二七四章 天魔

第二七四章 天魔

    “那你們該下山的下山,該還俗的還俗,你不是還惦記著那幾個漂亮的姑娘嗎?”空虛和尚打趣道。
  
      “師父我這和你真心真意的談話,你怎么有扯淡了?”無生深吸了口氣。
  
      “你要對為師有信心?!笨仗摵蜕谐聊似讨蟮?。
  
      “我也是怕萬一?!?br/>  
      空虛和尚笑著拍了拍無生的肩膀,然后獨自離開了,肥胖的背影有些孤單。
  
      第二天清晨,無生在寺院之中修行,一直到中午,下午的則是回到自己的禪房之中研究法陣、那副畫卷,一連三天皆是如此。
  
      這三天,空虛和尚大半時間都在大殿之中,坐在佛像面前,不是念經,而是在發呆。
  
      空空方丈的病情還是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多,壞的時候少,大半夜的時候還會起來一個人躲在墻根里嘿嘿怪笑,很瘆人的那種。
  
      無惱和尚的修行似乎更近了一步,大石墩子舞著跟玩似的。
  
      這一日,夕陽將墜,空虛和空空兩個和尚又坐在菩提樹下對弈。
  
      “師弟準備好了?”
  
      “這么多年,始終不敢踏出那一步,也該試試了?!笨仗摵蜕械?。
  
      “只是師弟這一步有些兇險?!?br/>  
      “再兇險也比不上師兄以身鎮魔?!笨仗摵蜕旭R出連營。
  
      “況且這一次有玲瓏佛塔護身,成功地幾率大了幾分?!?br/>  
      “可惜我現在是這樣一個情況,否則......”
  
      “師兄,那佛骨與我而言,聊勝于無,并無多大作用,與師兄而言,卻是一場造化?!毖哉勚g,空虛和尚已經被吃了兩棋子。
  
      “事若不成,該如何叫醒你?”
  
      “先前無生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和他說沒辦法,只能靠我自己?!?br/>  
      “真沒辦法?”
  
      “有,太過兇險,不如不用?!?br/>  
      “什么辦法?”空空和尚接著問道。
  
      空虛低頭看著縱橫的棋盤。
  
      “也是入夢,入我夢中,在夢中叫醒我,只是我自己都醒不過來,外人進來,更難!”空虛和尚道。
  
      兩個和尚在樹下一直呆到了傍晚。
  
      吃過晚飯之后,無生溜到了空空和尚身旁。
  
      “師伯?!?br/>  
      “有事?”
  
      “我看這兩天師父有些反常,是不是這次閉關有些兇險?”
  
      無生發現這三天,空虛和尚的行為明顯的反常,就像先前空空和尚閉關之前一般,這讓他心中十分的不安,可別閉一次關出來之后和空空方丈一般,命懸一線。
  
      “是有些兇險,不過你也不必太擔心,為師心中有數?!笨湛蘸蜕袑捨繜o生。
  
      希望吧,無生心道。
  
      空虛和尚準備閉關的頭一天晚上,專門把無生叫到了自己的禪房之中,和他聊了好長一段時間,交代了一些事情,一直到了深夜方才讓無生離開。
  
      第二天,清晨,沒有焚香禱告、沒有沐浴更衣,空虛和尚在自己的禪房密室之中閉關。
  
      這時無生方才知道,原來自家師父的禪房之中居然也有一間密室。
  
      “師兄,你的禪房里面是不是也有密室???”無生轉頭問一旁的無惱和尚。
  
      “有的?!睙o惱點點頭。
  
      無生聽后臉一沉,為什么偏偏他的那間沒有密室?
  
      空虛和尚閉關,其他三個和尚各自忙各自的。
  
      無生每天下午的時候都會去寺廟外的塔林之中,看那些佛塔之上的咒文,然后那根木棒在地上描摹,一直到了天黑看不清楚了方才回到了蘭若寺。
  
      時間慢慢過去,一天,兩天,很快,十天就過去了。
  
      空虛和尚還是呆在自己的禪房之中,沒有出來。
  
      “這么些天,該餓壞了吧?”無生站在空虛和尚的禪房外自言自語道。
  
      這天夜里,山中寂靜。
  
      咕咕咕,半夜里,無生聽到了鳥叫聲,還有猴子的叫聲。
  
      是大圣的猴群,有人上山了。
  
      無生從禪房之中出來,來到寺院之中。
  
      抬頭一看兲空,發現天空黑沉沉的,布滿了烏云,一吸一鼓,好似氣蛤蟆的肚子。
  
      無生心跳的厲害。
  
      有危險?!
  
      突然烏云裂開了一道縫,一片黑紅色的東西從那裂縫之中鉆了出來,幻化成一個雙頭八臂的怪物蛇身的怪物,朝著寺院而來。
  
      “什么東西?”無生面色凝重。
  
      “域外天魔!”空空和和尚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院子里,盯著天空之中那個突然出現的怪物,面色凝重道。
  
      “域外天魔?”
  
      這東西無生見過,上次下山在江陵城外奪寶的時候,曾經見過,那是只是一片黑色云氣,其中有血光閃耀,并無具體形態。那一次,那天魔一出現,可是讓在的人如臨大敵。
  
      “它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不會是為了羅剎王的肉身而來的吧?”
  
      “幾十年來,這是第一次出現在蘭若寺的上空?!笨湛蘸蜕忻嫔氐?。
  
      無生聽后轉頭望了望空虛和尚的禪房。
  
      “該不會是因為師父吧?”
  
      這些以后在細細研究,現在首要的問題是如何對付這個天魔。
  
      “師伯您知道怎么對付它嗎?”
  
      “寺中有大陣,但未必能攔得住他,你的禹王至寶應該可以?!笨湛蘸蜕械?。
  
      “它傲嬌的很,不怎么聽使喚?!睙o生說著話,開始不斷的召喚那禹王神斧之鋒,還是一如既往的任性,根本不聽使喚。
  
      那天魔現形之后,片刻功夫消失便不見,不知道去了哪里,接著大殿之上的佛像亮了一下,寺廟外的佛塔散發出朦朦微光。
  
      一聲悶響,寺廟上方一片黑色侵染了下來,好似一大灘墨從天潑了下來。
  
      無生手中昊陽鏡射出一道金色光華,罩在那片黑色之上。
  
      嗷,一聲怪叫,刺的人耳朵生疼。
  
      接著那片黑色一下子收攏,瞬間到了無生的身旁,他加大法力灌注。昊天鏡一下子變大了數倍,一片金光擋在身前。
  
      域外天魔,無相無形,一片吞噬神魂的黑色之中閃耀這血色,好似墨汁之中沾染了鮮血。
  
      光華所照,域外天魔被不停地撕裂、然后再生。
  
      無生感覺身體之中的法力好似大江決堤一般傾瀉而出。
  
      這樣下去,支撐不了多少。
  
      嗯,無生身旁的的空空和尚突然間一只眼睛變得血紅,身體顫抖起來。
  
      “師父?!睙o惱和尚見狀,急忙將他攙扶到大殿之中。
  
      無生感覺手中昊天鏡猛地一顫,他眼前一黑,身體一個踉蹌。
  
      被定住的域外天魔一下子消失不見。
  
      去哪了?
  
      無生急忙運法望去,卻見空虛和尚禪房方向金光一閃,擋住一片黑色。
  
      在那里!
  
      無生一步來到跟前,拔出身后的佛劍,一劍斬下,白金色的劍身突然放出一道白金色的長虹,落在那域外天魔身上。
  
      一道墨流朝無生而來,無生雙手持劍,劍身光芒閃耀,那墨流被一分為二,從兩側繞過,然后在他身后匯合,變成一把怪刀,直刺他的身后,他身上昊陽鏡飛出,擋在身后。
  
      無生轉身橫斬,手中佛劍落空。
  
      沒了,眼前的天魔不知去了何處。
  
      無生右手持劍,左手持昊陽鏡,小心戒備,不敢有絲毫大意,運法望去,卻不見那天魔蹤跡。
  
      去哪里了,
  
      佛殿之中佛光一閃,
  
      在那,
  
      無生剛要過去,人一下子定住,一道黑紅色的氣息,好似云霧一般,從他身上一閃而沒,他手中佛劍顫抖了一下,昊天鏡微微一亮。
  
      他人就好似被施展了定身術一般,呆立在那里。
  
      他的識海之中,突然出現一片黑紅之色,好似彩帶,好似煙霧,無形無相。
  
      金身法相突然金光大盛,照亮識海。
  
      神識融入那法相之中,伸手一指,佛指從天落下。一下子按在那黑紅色的云霧之上,云霧被金光撕裂開,散了又聚,化為一道虹光從他雙眉之間飛出。
  
      無生身子一晃,倒退了幾步,臉色煞白。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陕11选5基本走势图真准网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 手机棋牌苹果版真钱 太平洋股票行情 时时彩计划安卓手机版 河南快三基本上势分部图 为为贷理财平台 北京pk拾杀号 福彩快三今天湖北省的 股权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