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無敵醫婿 > 第194章 要的不是錢

第194章 要的不是錢

兄弟鬩墻本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何況這兩人還當著各自的孩子的面撕破臉皮,場面一度很難堪。
  
  林德勝不希望再與他爭吵下去,深吸一口氣平復了心情。
  
  “二弟,我們都冷靜一點。讓庭瑋去郇縣,主要是為了磨練他的心性,不然就憑庭瑋現在的定力,你能放心讓他接替你的位置嗎?”
  
  林德雍冷哼,“不用把話說得這么好聽,總之大哥要是想重罰庭瑋,庭駿也一樣不能放過。大哥是家主,一碗水總要端平的,豈有只打壓一端的道理?”
  
  林庭駿這次也算是被抓到了把柄,以前林庭駿的表現無可挑剔,讓林德雍想要針對他找茬都沒辦法。
  
  所以這一回,林德勝也被堵得無話可說。
  
  良久,林德勝才低沉地道:“既然二弟堅持,那我就不說什么了,希望二弟以后對庭瑋多加管教,畢竟家族的利益至關重要,這不僅事關你我,而且還牽涉到了家里的其他人?!?br/>  
  聞言,林德雍不置可否,生硬地道:“如果沒其他事了,那我們就先走了?!?br/>  
  然后林德雍叫上兒子離開書房。
  
  兩人一走,林庭駿便望向了父親:“爸,二叔他……”
  
  林德勝神色略沉郁,“無需多言,我有分寸?!?br/>  
  林庭駿瞬時噤聲,沉默地看著他。
  
  “醫院那邊情況怎么樣了?”林德勝忽然另起話題。
  
  林庭駿一聽,就知道他是問朱竹君的父親。
  
  “朱老先生已經醒了,但是朱竹君還是很生氣。不過他沒跟其他人那樣要求我們退房,也不提賠償的事,不管我拿出什么樣的道歉態度,朱竹君都不肯接受?!?br/>  
  林德勝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我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情況,朱竹君若是肯與我們談條件,那倒一切好說??伤蛔鋈魏我?,或許是已經暗下決心要報復我們林家,那樣對我們來說將是嚴重的打擊?!?br/>  
  “爸,別墅的問題也不能全怪我們,朱竹君如此擺臉色,分明是遷怒。我已就此事與向家商談過了,向家答應出面調解,朱竹君應該多少會給向家幾分薄面,不再對我們咄咄逼人?!绷滞ヲE語氣微冷,明顯是被朱竹君軟硬不吃的態度激怒了。
  
  而他之所以這般氣憤,一來是他之前討好朱竹君時屢屢吃癟,二來是朱竹君在極度擔憂父親的安危之余,林庭駿還在旁邊說著不合時宜的話,便被朱竹君一怒之下扇了耳光,導致林庭駿心里記仇。
  
  “事情沒這么簡單,京都向家再怎么厲害,也是二流勢力罷了,可朱家的靠山卻是一流勢力裘家?!绷值聞俨⒉幌駜鹤舆@樣樂觀。
  
  雖然道理誰都懂,可在裘家面前,他們又豈有申辯的權利?假如朱竹君的父親真的死了,這件事恐怕會更加棘手,到時候就算向家出面調解,也是無濟于事的。
  
  林德勝揉了揉眉心,“現在也只能寄希望于醫院了,只要朱老先生沒事,朱竹君也不會失控?!?br/>  
  實際上,這個時候朱竹君的心境,已比十天前好太多了。
  
  沈晗的藥物治療在第三天便有了顯著效果,朱老先生不但蘇醒,而且氣色改善了不少。
  
  而從第四天起,沈晗便開始為朱老先生施針治療。
  
  在以長青針刺激朱老先生體內細胞活力之后,原本顯露死色的老人,重新煥發出了生機。
  
  盡管生機還很微弱,但至少令人看到了生存的希望。
  
  朱竹君因此而感激向栢鶴,若不是向栢鶴,他又怎么能認識神醫之徒沈晗?
  
  這日沈晗結束施針治療,走出病房,朱竹君立即迎了上來。
  
  “沈醫生,辛苦你了?!币呀浥c沈晗略微熟稔的朱竹君,笑瞇瞇地道。
  
  他不是不識趣的人,沈醫生為他父親治病而勞心勞力,他當然不能一點表示沒有。
  
  故而朱竹君在問候之后,就取出了一張銀行卡,“沈醫生,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
  
  “竹君先生,我為令尊治病,不是為了錢?!鄙蜿现豢戳四菑堛y行卡一樣便移開視線,他的目標不是錢,所以也沒興趣知道卡里的數目。
  
  朱竹君卻還不知自己是一早掉進沈晗陷阱的獵物,著急地解釋道:“沈醫生,你救了我父親,對我朱家來說恩重如山,我不能不報答你??!”
  
  沈晗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朱竹君的這種“覺悟”。
  
  但,他卻不能讓朱竹君覺得,他這份救命之恩,是可以用錢來還清的人情。
  
  因為像朱竹君這種身份的人,他最不缺的就是錢,能用錢打發的都不叫人情。
  
  “竹君先生,我之所以愿意醫治令尊,是有原因的?!鄙蜿弦馕渡铋L地望著朱竹君,“倘若竹君先生不介意,我們不妨一起吃頓午飯,順便也增進一下對彼此的了解?!?br/>  
  這話說得大有內涵,朱竹君怔了怔,旋即點頭:“好?!?br/>  
  于是朱竹君向父親交代了幾句,便和沈晗一塊兒離開醫院。
  
  鑒于朱竹君是個孝子,沈晗挑選了一家距離醫院不遠的飯店。
  
  “沈醫生,今天我請客,你盡管點單?!敝熘窬龑⒉藛芜f給沈晗。
  
  沈晗隨意翻了翻菜單,客氣地詢問朱竹君的意見后,點了幾樣菜。
  
  服務員拿著菜單走了,朱竹君便主動開口:“沈醫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說?”
  
  “先喝杯茶水潤潤喉,再來談正事也不遲?!?br/>  
  沈晗說著站起身,為朱竹君倒了茶水。朱竹君不動聲色地看著他的舉動,內心越發狐疑。
  
  沈醫生的態度,仿佛將他當做了家中長輩,完全沒有神醫之徒的架子。
  
  就在此時,沈晗忽然問:“竹君先生,不知你可認識裘勛?”
  
  聽到“裘勛”的名字,朱竹君眼中透出詫異之色:“怎么,你認識裘勛?”
  
  “竹君先生,你似乎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鄙蜿纤菩Ψ切Φ氐?。
  
  朱竹君坦然道:“我妹妹嫁給了裘老三,這裘勛是裘老大的兒子,又是裘家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人,我自然認識他?!?br/>  
  沈晗聽了,反而是揚高了眉毛。
  
  “聽竹君先生的口氣,似乎與裘勛……關系不大好?!?br/>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他似乎應該調整下策略?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北京快乐10分 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北京快乐8计划 配资炒股的获利经验 秒速赛车精英全天计划 股票指数 计算方法 快三彩票app免费下载 云南11选五任选8多少一注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