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靈天幻夢 > 第八百六十六章 假想敵 二

第八百六十六章 假想敵 二

戰斗結束了,現在是行軍的時間。
  異族已經損失了一名絕頂高手,卻依然沒有解決掉極北駐軍,這注定將會讓它們的計劃全面崩盤。在帝國軍猛烈地攻勢下,大批的異族只能在極夜和風雪的掩蓋下撤退。
  當安小語出現擊碎火球的時候,這一場戰斗就已經注定了會以他們的失敗而告終。而安小語的這一手,也徹底擊碎了他們的信心,失去了一名高手,異族不想因為冒進擔負可能失去第二名高手的風險。
  事實上,如果他們的高手趕來,安小語也不敢說能夠護得極北軍周全。畢竟她只是剛剛突破了叁回境界,卻并沒有開始將自己的生命層次進行晉升,能夠動用法則,并不代表能夠斗得過對方的高手。
  在抓住了命運的尾巴之后,安小語確實獲得了足夠的趣新年,能夠在極北動用法則之力。但是根本上來說,法則領悟力在百分之九十以上靠著自己的實力在極北施展力量的存在,依然還是穩壓她一頭。
  至于從極北出去之后,那就更不要想了。
  極北軍終于踏上了歸程,從極北的第二層撤退到了邊緣地帶,在第一層的外圍臨時扎下營地。并且派人出去聯系老山參的機甲軍一起匯合,將極北的力量集合在一起。
  北槍放棄了想要回到山上的打算,從目前看來,被極夜籠罩的極北范圍,顯然要比外面安全得多。首先就是從力量的差距上來看,不管是終結還是起源,或者是異族,任何一個高手來到這邊,都要畏懼安小語的威勢。
  但是回到山上就不一定了,對方說不定會采用斬首手段。又或者干脆像之前那個異族一樣,派出一個高手將他們全軍覆沒。到時候安小語如果被大量的修行人拖住,同樣救不了他們。
  所以北槍在極北第一層靠近邊境線的地方安營扎寨,一方面是可以保證安全同時防守邊境,防止那些逃走的異族卷土重來,要知道就算他們撤退了,也不吭穿過天池一族的領地回到他們的地盤,很可能返回來。
  另一方面,北槍和安小語也想關注一下天池一族這邊的動態。如果這一批異族的首要目標真的是天池一族的話,在于極北駐軍交手落敗之后,很可能轉回去再圖謀天山。
  畢竟如果異族的部署真的是按照安小語他們猜測的一樣在部署,那么它們傳送到這邊的種族,應該很多都不是適合對人類作戰的隊伍,在這場大戰之后,應該還有很多的盈余。
  說到底這一場戰役,滿打滿算總共才二十天的時間,雙方還是以消耗資源為主,異族那邊倒是死了很多,可是滿地的尸體全都是炮灰,想想也知道在內部戰場上不會派上什么用場。
  “其實異族內部的某些激進派早就將天池一族當成了叛徒當中的一個,這種情況已經許多年了?!北睒屨f起了這些秘密,極北的秘密在他看來都不是秘密:“但是其實只是他們一廂情愿而已?!?br/>  “也很好理解不是?天池一族的長相本來就很接近人類,只是多了一兩對翅膀而已,而且向來都是人類和異族那邊都不愛搭理?!卑残≌Z嗤笑:“異族那邊的家伙,怕不是只能看到它們不愛搭理異族那邊,還以為天池一族是親人種族?!?br/>  “呵呵,其實太古萬族里面也有那么幾個聰明的種族,否則早就被人類攆出止戈大陸了。但是他們看到的永遠都只有眼前的利益而已,不管天池一族到底是不是真的親人種族,對他們來說都是利益的犧牲品?!?br/>  “目光短淺!”安小語鄙視道。
  北槍卻搖頭:“它們并非是目光短淺,不過是因為環境不同而已。對于我們來說,帝國就是帝國,不管是敵人還是親人,都是帝國人。但是太古萬族終究是太古萬族,他們是一萬個種族,而不是一個?!?br/>  “我知道你的意思,他們沒有國家的觀念,所有的部落,依靠著共同的敵人團結在一起,維持他們之間關系的是不斷變化的利益形式,所有的種族都依靠著利益的驅使前進,同時又受到血脈高低和實力的限制?!?br/>  “對,所以看異族的行動,從來都不能首先從種族和團結上來看。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利益!進攻人類的目的是什么?為了地盤生存資源。組建長老會的目的是什么?統籌整個地區的利益進行合理分配。這就是異族的思維?!?br/>  “所以他們就可以為了利益,忽悠所有的種族說天池一族是親人種族,甚至是為人類真守邊疆的叛徒,然后鼓動大量的種族去圍攻?這還真是……就算他們打下了天山,得失到底哪個更多?”
  北槍笑著說道:“那就不知道了,或許人家的聰明家伙心里自有打算,我們不是異族,我們了解不了,現在不能插手,也管不到別人領地的事情,否則反而會給人家添亂?!?br/>  “可惜了?!卑残≌Z搖頭:“我這次來還很想去天池一族看看的,我覺得我的身份應該能上去吧?然后拍張照啥的。但是現在我要是上去了,不是給天池一族添亂嗎?”
  北槍無奈:“上去看看就不要想了,我們就在這里看看得了?!?br/>  安小語和北槍一起坐在營地的中央,看著遠方隱藏在黑暗當中的天池一族領地范圍。偵察兵已經撒出去了,如果那邊有什么動作,第一時間就會傳送消息回來,用的是連續的定點通訊,也就是用人頭拉出去一個線路,烽火一樣傳遞消息。
  “現在我們最大的問題依然還是物資?!北睒層檬掷锏臓t鉤子扒拉著火堆說道:“食物、燃料、能量、彈藥,這些都是重中之重。而且很多兄弟已經受傷了,需要好的醫療環境?!?br/>  “你想偷偷回基地去?”安小語問道。
  北槍搖頭:“想回去,但是又不能回去,想有什么辦法?”
  安小語也是沒話說了,就算是她也不敢說能夠帶著一隊人回到山上的基地,然后帶著東西安然無恙地回來。
  極北駐軍二百萬人在這個地方駐扎下來,動靜如此之大,起源和終結要是這么多天都沒有在這里布置下信息網,打死安小語都不信。他們回來的消息一定傳回了北云,基地那邊怕不是有一大堆的人在等著他們自投羅網。
  “帝都那邊說正在想辦法,總歸不過是空間傳送之類的,我覺得魏方圓可能要來了?!卑残≌Z說道。
  她的這個猜測不是沒有根據,畢竟魏方圓的空間法則領悟也很高,如果說能夠在極北的外圍稍微動用法則之力的真境修行者,他絕對是少有的其中一個,何況還是很有用的空間法則。
  不是說讓他到這邊來直接打開空間通道,至少可以配合一些科技力量實現一些方便的物品傳送。但是這個想法很快便幻滅了,因為安小語看到了魏方圓,而且他的狀態很不對勁。
  “你怎么了?”安小語看到魏方圓的時候,他突然從空間裂縫里面穿梭出來,身上滿是傷口,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看起來受傷很重的樣子,因為失血過多和低溫生命狀態極低。
  北槍也是被嚇了一跳,差點就拔槍射擊了。
  周圍的士兵都是端著槍口對準了魏方圓這邊,小心警惕著。安小語馬上便說道:“不要開槍!任何情況都不要開槍!他的狀態好像有點不……草!”
  一道空間之刃飛來,安小語的手掌上泛起了一層虛無朝著空間刃迎了上去,空間刃落在了虛空之力上,馬上就像是遇到海綿的水一樣,被吸收到了虛無之力當中消失不見。
  北槍問道:“這狀態可不是有點啊,很不對勁!”
  “我能應付得了,叫你的人全都不要開槍,他是被人控制了!”安小語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媽的!這家伙肯定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去看過那個天坑了,才會被控制??!”
  看到安小語的身邊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屏障將她和魏方圓包裹進去,北槍才松了一口氣,示意周圍的士兵后退,問道:“也就是說,天坑里面的那個人造大腦,果然是施展精神控制的武器,而且已經能夠動用了?”
  “恐怕不是能夠動用,而是已經動用了?!卑残≌Z看著眼前的魏方圓,一時間竟然都不知道從何處下手。他的狀態實在是太過糟糕,不管是怎么將他控制住,一不小心都會造成致命的傷害。
  “嘖!”安小語嫌棄起來。
  但是情況就擺在自己的眼前,安小語也不能放著不管,于是一個閃身落在了魏方圓的身后。但是剛剛落地,魏方圓的身影突然模糊了一下,同樣轉向了安小語的方向,赫然是用空間之力瞬間轉了個身。
  也正因為這樣,強行動用了法則之力,他的身上開始噼里啪啦冒氣了電光,伴隨著血肉焦糊的青煙,這是極北在壓制他的力量。再這樣下去,恐怕他就會被自己的空間之力害死了。
  安小語也終于知道了魏方圓到底為什么會這么狼狽,分明就是在極北進行空間穿梭的后果。
  “霜霜!”安小語叫到。
  周圍的人便都聽到了一聲貓叫,這一聲貓叫仿佛在周圍四方存在,就算是極北的風雪都掩蓋不住,甚至比極北的空氣還要寒冷。隨后他們那邊看到,魏方圓的身上開始結冰了,一層一層地凍成了一塊整齊的冰雕。
  伸手摸了摸耳朵上的藍色耳墜,安小語撤去了輪轉法則的護罩,狠狠地喘了兩口氣。就算是突破了境界,動用自己不太擅長的輪轉法則依然還是太過費力了一些。
  北槍走到了魏方圓的身邊,敲了敲堅硬的冰塊,感受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他問道:“冷藏起來了?”
  安小語卻搖頭說道:“這是空間凍結,是將他周圍的所有空間都凍結了,不是普通的冰塊,除非是空間之力,否則根本就不可能挪動這塊冰,里面的空間都凝結起來,不會發生改變,是為了救他的命?!?br/>  北槍點點頭:“那現在應該怎么辦?”
  “我看看他到底是個什么情況,搞不好還能弄明白異族在玩什么把戲?!卑残≌Z冷笑了一聲,走到了冰塊的旁邊,閉上了眼睛,神魂瞬間透體而出,穿過了冰塊,將手指觸碰到了魏方圓的神魂上。
  一股混沌的思維便順著手指傳了過來,安小語的神魂,已經經受住了煉神三篇的錘煉,寧靜的沉淀和夯實,現在又多了對于命運的領悟和把控,法則的加持,是何等的堅固和強大。
  但是在面對這股混沌的時候,安小語依然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就像是一團堅硬的泥巴,一下扔過來,糊在了墻上的感覺。就算不能夠滲透到墻面里面,也是黏黏糊糊,而且生硬的要命,很難從墻面上撕下去。這股混沌的念頭給安小語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安小語皺起了眉頭,仔細地觀察這一團泥巴,卻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過往,看到了自己這一年都來曾經經歷過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甚至深入內心。
  一不小心之下,安小語都陷入到了其中,幾乎失去連自己都主動意識,只能是依靠著強悍的意志力,安小語艱難地在這些回憶當中游走,甚至就好像是依然生活在當時一樣。
  所以我后來經歷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安小語看到自己被綁在了實驗臺上,被強迫進行機甲駕駛的訓練,駕駛著機甲,跑在那一片已經成為廢墟的向日葵上。
  然后,遲默死了,惑星死了,許多自己的敵人也死了,有些還活著,甚至還有的人成為了自己的朋友。安小語的意志開始有些松動了起來,差一點便深陷到這樣的一團混沌當中。
  “嘶!”安小語狠狠地吸了一口氣,費勁了全身的力氣,才從那團泥巴里面抽身出來。身體重新回到連自己的掌控之中,眼睛因為失血看到一篇的漆黑,她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眼前的景色慢慢恢復了過來。
  就在這樣的冰天雪地當中,北槍的額頭上無數滴汗水順著流淌下來,動也不敢動,連一口唾沫都不敢咽。因為安小語的刀刃,就放在了他的喉嚨上面,就算是稍微動彈一下,刀刃就會劃進他的皮膚,切開喉管。
  安小語瞪大了眼睛,瞬間越是出了一身汗,甩手就將短刀扔到另一邊,從北槍身上翻下來,躺在了北槍的身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草!”
  北槍驚魂未定,從地上爬起來。到現在他也沒搞明白,為什么安小語站在冰塊的前面閉上眼睛之后,沒過多久就將他放倒在了地上,掏出刀來猛地就朝著自己的喉嚨上刺了過來。
  他自己沒反應過來,身邊的士兵也沒反應過來,直到現在,他們才回過神來,看著躺在地上一臉痛苦的安小語,心有余悸。
  北槍從地上坐起來,看著安小語問道:“精神控制?”
  “呵!”安小語苦笑:“如果是精神控制就好了,我閉上眼睛之后過去了多長時間?”
  北槍說道:“0.5秒,再晚醒過來0.5秒我就沒命了?!?br/>  說著,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嚨,上面還是一片的冰涼,讓人心有余悸。
  安小語也是坐起來,撿起了掉在地上的金屬棒,看了一眼魏方圓說道:“0.5秒,就是這0.5秒的時間,我幾乎過了差不多一年多,遇到的全都是我的敵人,你覺得他什么時候會崩潰掉?”
  北槍也是嚇了一跳。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精神控制,而是精神牢籠,將生靈的神魂徹底封鎖在自己的過去當中,再一次體驗所有的仇恨、痛苦、殺戮、絕望,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在一瞬間爆炸,沒有停止,是無間地獄!”
  “那他……”北槍和安小語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魏方圓說道。
  安小語點頭:“空間凍結對神魂沒有用,該崩潰的時候還是要崩潰,再不救他,早晚會完蛋,我再進去一次!”
  “那我躲遠一點……”北槍害怕了。
  “不用,剛才那一次我托大了,沒有帶著法則之力進去。這一次?呵呵!”安小語冷笑了兩聲,聽得北槍更害怕了。
  重新走到了魏方圓的面前,安小語的神魂再次出現,這一次就連身邊的北槍和周圍的士兵都能夠看到安小語無形的神魂了,因為這一次安小語的身上帶上了三元力的顏色,星海之力的永恒保護在周圍,恒星之力隨時準備出擊,虛無之力等待抵消混沌的沖擊。
  之間眼前光芒一閃,安小語的神魂突然化為一道流光沖進了魏方圓的身體當中,找到了那些混沌的氣息。虛空之力和恒星之力頓時籠罩了魏方圓的神魂世界,將所有的混沌力量全都驅趕到了一起。
  但是安小語并沒有將這些混沌的力量湮滅,而是將它們包裹了起來,用恒星之力灼燒。沒過多久,混沌的力量便躁動不安起來,突然離開了魏方圓的神魂,朝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安小語的神魂就被這一團混沌帶著,一瞬間飛過了無數個時空,穿透了一道不知道從哪里打開的神魂門戶,來到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空間當中。
  抬起頭來,安小語便看到了那個巨大的神魂體,還有守護在它身邊的三個異族高手。
  “誰!”異族高手厲聲喝道。
  “一念花開!”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