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親親老公,牽手請回家 > 090 她是愛上他了

090 她是愛上他了

隨著瓶子應聲而落的,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沈培安原本喝的醉醺醺的,被秦琪忽然而至的這一巴掌打的瞬間清醒了過來。
  一時之間,室內陷入死寂。
  “你為了他,打我?”沈培安抹了一把額頭垂落的發絲,痛恨地指著賀長冬,語氣失望至極,“他算你什么人?你的金主還是情人?”
  秦琪貝齒緊咬,看著落拓的沈培安,第一次生了一絲厭惡,“不管是金主還是情人,他對我總比你對我大方?!?br/>  沈培安嘎嘎粗笑,“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你覺得你能得意多久?”
  凱迪耳提面命,說過沈培安無數的不好,但她始終未能聽進去,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像秦菁一樣來嘲笑她,貶低她。
  “沒多久,不過是一輩子?!笨桃鈸P了揚漂亮的臉蛋,一副心愿得逞的模樣,“因為他在你對我食言之后就娶了我?!?br/>  沈培安一愣,驚異地看看秦琪,又看了看賀長冬,他們結婚了?
  “說起來我們能在一起還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為了沈氏貸款叫我去求他,我也不會認識他,也就沒有后來的發展了?!?br/>  秦琪一邊說,一邊走回賀長冬身邊,仔細查看他有沒有被剛剛的酒瓶砸到,幸好,毫發無傷。
  否則,她就真翻臉不認人了。
  她可是很珍惜她家老公迷人心魄的俊美。
  賀長冬遞了個眼神給她,秦琪心領神會,回頭,對沈培安說:“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如果你還想留在沈氏,就做LG品牌的CEO,如果不想留,就請盡快離開?!?br/>  戳中痛楚,沈培安整個人徹底清醒了,“你們做什么了?做完惡人,又來扮好人嗎?沈氏是我父親一輩子的心血,你們說收購就收購,簡直是欺人太甚?!?br/>  賀長冬眉現不耐,忽地開口對秦琪說:“這里空氣不好,我們走?!?br/>  確實,空氣里漂浮的酒精味令人作惡。
  “事已至此,你如果不同意,就只能離開沈氏?!鼻冂靼櫫税櫭?,她確實感到抱歉,可是賀長冬是說一不二的人,縱然她勸他放手那也是不可能的。
  “不,我們不會離開沈氏……”斜刺里,門外揚起了一道蒼老的男聲。
  眾人回頭一看,不知何時沈父沈母站在了門口,兩人俱都一臉蒼白,當看到秦琪時,眼底難掩憤懣,尤其是沈母,明顯的露出了嫌惡之情。
  賀長冬面無表情地掃一眼兩人,看出沈母眼里的嫌惡,俊眉微皺,“可惜,整個沈氏只會給你們沈家人留一個位置,并且不再是CEO,而是公司保潔?!?br/>  “什么?”沈母失聲尖叫,失去理智的怒問:“憑什么?”
  賀長冬冷笑,“憑我是這里的主人?!?br/>  沈母極近歇斯底里地看向秦琪,忽然撒潑似的沖她撲過去,“都是因為你這個掃帚星,早就叫培安離你遠點了,他就是不聽,現在終于禍害到我們了,你這個妖精,怎么不去死……”
  眼看著就要撲到秦琪身上,沈培安助理忙上前攔住,沈母更加生氣,罵出的話更加刻薄惡毒。
  “夠了?!辟R長冬驀然揚聲,一記森冷懾人的眼神遞向沈母,“向她道歉,否則我讓沈氏從此在港城消失,LG也將沒有人再記得?!?br/>  沈母被嚇住了,僵硬著臉,無措地看向沈父。
  沈父頹喪著臉,示意沈母向秦琪道歉,沈母目光閃躲就是不去看秦琪,一臉抗拒,“培安……”求助的去看兒子,希望他能跟秦琪說點什么,畢竟秦琪一向對他青睞有加。
  沈培安張嘴,“秦琪,看在我們以前的份上能不能原諒我母親?”
  秦琪看了看賀長冬,他一臉堅持,心知她說什么也不頂用,干脆揚了揚臉,“她以前沒少罵我,那時候你都沒幫過我,有什么資格要求我現在給你面子?”
  沈培安被堵得說不出話。
  沈母只得低了頭,“秦小姐,對不起?!?br/>  秦琪不是強人所難之人,擺了擺手,拉住賀長冬的手,“我們走吧?!?br/>  兩人剛走幾步,沈培安的聲音在他們身后揚起,“我同意做LG的CEO?!?br/>  秦琪轉過身,看了一眼沈培安,“好?!?br/>  ……
  匈牙利,布達佩斯,位于郊區的秘密研究所內。
  皇覺沒個整形的躺在沙發上,邊上的玻璃茶幾上擱著一個空掉的注射器,周圍全是些吃過空掉的食品包裝袋。
  皇覺爸媽走入房間看到亂七八糟的場面,氣的兩人立刻走至了皇覺身邊,而后又看到注射器,皇覺媽氣的走過去直接踢了皇覺幾腳,皇覺迷迷瞪瞪地睜開眼,眼前只看到道道身影,嘴里囈語著:“小琪小琪……”
  “你給我看清楚,我不是你的小琪,我是你的老媽,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居然在研究所里吸毒,你不是愛演戲嗎?為什么連工作都不做了?”
  皇覺媽搖晃著皇覺,氣的不得了。
  “我什么也不想,就想小琪,可她不要我,一點機會都不給我?!被视X喃喃著,胡亂揮舞著手臂。
  “你去夏威夷度假,沙灘上的比基尼美女多得是,你不會換一個去愛嗎?”皇覺媽拍著兒子的俊臉,既心疼又無奈。
  “除了她,我誰也不要,誰也不喜歡?!?br/>  皇覺爸很快把周圍收拾干凈了,坐到一旁和皇覺媽面對面地愁眉苦臉。自從秦琪離開后,皇覺就一蹶不振。
  以前多桀驁不馴的人,現在每天睡在這里半死不活的一點生氣都沒有,再這樣下去的話,真沾上毒癮就不得了了。
  “你要真是喜歡她,就去追啊,你躲在這里不像你的作風?!边@么鼓勵實在是有違道德,但是他們也實在是沒辦法了。
  誰叫他們的兒子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我了解小琪,她一旦認定了就不會改變心意的,我沒有機會了,還有……你知道她的丈夫是誰嗎?她的丈夫是賀蘭氏的賀長冬?!?br/>  皇覺爸媽震驚了一下,怪不得秦琪在研究所時有人調查他們,如果對方是賀長冬,就說得通了。
  “既然根本不可能,你就不能成全嗎?”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如何追回资金 如何投资理财才赚钱 排列五app下载苹果版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甘肃体育彩票 11选5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分析师老师 多乐彩11选开奖结果 广西快3开奖直播视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