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九玄證道 > 第6章 刀山火海

第6章 刀山火海


  不一會,喬二便奔了出來,走到喬遠宏身后,躬身施禮:“家主!”
  “都準備好了嗎?”喬遠宏淡淡的問道。
  “準備好了!”喬二點頭應道。
  “那就開始吧!”喬遠宏淡淡的說道,負手走到了一邊。
  喬二站直了身形,像是變戲法似得,光芒閃過,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條長長的由炭火鋪成的火徑。
  在那炭火之中,還有許多密密麻麻,閃著寒芒的短小利刃。
  “按照家規,被逐出家族的族人,得到了家族家主的諒解,便可回歸家族,但是,回歸家族必須要完成這個“刀山火?!钡膬x式!表明回歸家族的決心,若儀式未完成,便不算認祖歸宗?!?br/>  喬二對小銅錢說道,講了這個儀式的重要性。
  對于修仕而言,這刀山火海并不算什么難事。
  回歸家族的最大的阻礙,是要取得家族的諒解!
  因為大長老的爭取,喬遠宏迫于無奈的答應了,現在,只需要完成這個儀式,就可以讓老喬頭回歸家族。
  其實,這個儀式按照規則,若是喬遠毅有子嗣,便由子嗣完成,沒有子嗣,就只能由徒弟完成。
  老喬頭沒有子嗣,所以,這個儀式只有小銅錢有資格替喬遠毅去完成。
  只是,這個對修仕而言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儀式,對尋常人而言,卻困難無比。
  “開始吧!”喬遠宏冷冷的說道。
  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想完成這個儀式,無異于癡人說夢。
  即便完成了,不死也得脫層皮!
  “孩子!”大長老一臉擔憂,卻無能為力。
  小銅錢看著眼前這條鋪滿利刃的火徑,眼神堅定無比,雙手緊緊握拳。
  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腳踩在了這條鋪滿利刃的火徑上。
  閃爍著寒芒的利刃瞬間刺破了他的腳底,鮮血流出。
  殷紅的鮮血滴到赤紅的炭火上,發出一陣難聞的氣味。
  赤紅的炭火沾到他的腳底板上,瞬間就燒焦了他的腳底。
  當這一腳踏入這條火徑的一霎那,小銅錢眉頭微皺,很快,他的眉頭就舒展開了。
  小銅錢將另一只腳也踩在了這條火徑上,那個小小的身形,開始一步步踏著這火徑,向前走去。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他的身上,隨著他的步伐,一點點的向前移動。
  他的每一個舉動,牽動了所有人的心。
  腳掌與炭火接觸,發出一陣“滋滋”的聲響,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糊味。
  小銅錢牙關緊咬,雙腿像是鉆心一般的疼痛,臉上豆大的汗滴滾滾滴落。
  即便如此,他未曾發出過一聲慘叫。
  慢慢的,小銅錢的意識開始模糊,眼前的東西都看不太真切了。
  他不斷的回想著老喬頭對自己的好,腦子里只有一個聲音不斷的提醒他。
  “堅持!堅持!堅持!”
  近了,近了,再有幾步儀式就完成了,老喬頭的遺愿便能達成了。
  小銅錢看著眼前只剩幾步的刀山火海,打起了精神。
  就在這時,小銅錢突然眼前一花,出現了一個身穿綠色衣服的女子。
  下一刻,一團金芒狠狠的撞在自己的胸膛上。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讓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飛起。
  小銅錢豁然瞪大了眼睛,雙目欲眥,看像那個女子。
  那女子的眼神之中卻滿不屑和鄙夷,微微勾起的嘴角滿是惡毒之意。
  小銅錢在心中怒吼著。
  馬上就要完成了,再有幾步就要完成了??!
  幾步!只要幾步!我只要幾步??!無恥的女人!無恥?。?!
  “嘭!”的一聲。
  小銅錢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就在這時,一個調侃的聲音響起:“喬家主,你們喬家今天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你的壽宴,你們喬家門口卻放著一副棺材,一群老家伙呼天搶地的痛哭,這哪里是什么壽宴?我看你趕緊改辦喪事得了!哈哈哈!”
  這個聲音調侃著,說著還哈哈大笑起來,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眾人循聲看去,出聲的是一群身穿白衣,背負長劍的男男女女中領頭的中年人。
  “是劍南宗的修仕!”
  圍觀的人們見到這群人的衣著裝扮,頓時判斷出了這群人的身份。
  場中,不知何時起,出現了兩群人。
  一群人一身白衣,背負長劍,是劍南宗的人。
  而另一群人則身著暗紅色長袍,是焚音谷的修仕。
  “劍云長老這么說就不對了吧?喬家主現在遇到了麻煩,咱們自然是要幫忙的,也算是一部分賀禮了吧!”
  另一邊,焚音谷一行人中領頭的白發老者說道。
  在他的身邊,立著一個身穿綠色百褶裙的漂亮女子。
  出手將小銅錢從火徑中打飛出來的正是這個女子。
  劍云聽到這位老者的話,臉色囂張的神色頓時煙消云散,神色恭敬的說道:“音廉前輩說的是!”
  劍云將目光落在老者身旁的那個綠衣女子身上,他認出了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是喬遠宏的女兒,喬瑤。
  喬家家主喬遠宏的女兒喬瑤,是天生三玄脈資質。
  不久前拜師焚音谷谷主。
  而這音廉,是焚音谷內,修為僅次于谷主的第二高手。
  喬遠宏壽宴,焚音谷谷主讓音廉親自帶著喬瑤來喬家道賀,這說明了什么?
  因為喬瑤的關系,如今的喬家,已經不是之前可以任由劍南宗欺負的喬家了!
  劍云很快就看清楚了形勢。
  “音廉前輩!”
  喬遠宏聞言心中微動,對音廉微微躬身施禮。
  音廉微微點頭,看向撲在金棺上的一群喬家長老,冷咤道:“家主生辰,壽宴之時,一群長老伏在棺材上哭哭啼啼,女兒作態,成何體統!”
  伏在金棺上,神色哀傷,早已止住眼淚,靜靜的看著小銅錢完成儀式的喬家幾位長老聽到這個聲音,眉頭忍不住微微皺起。
  大長老聞言微微皺眉,斟酌了一下輕重,沒有去管此時昏死過去的小銅錢。
  他知道,此時的小銅錢只是昏厥過去,并無性命之憂。
  大長老并不理會任何人,出聲叫道:“喬三!”
  留著八字胡的喬三躬身上前,恭敬的叫道:“大長老!”
  “你帶人將先遠毅的尸首抬到偏廳安放,免得惹了焚音谷和劍南宗的諸位笑話,壽宴繼續,擇日再將遠毅葬入祖墳!”
  “是!大長老!”
  喬三恭敬的躬身應道,帶著幾個護衛,就要上前行動。
  “慢!”喬遠宏微微皺眉,冷喝道·。
  “怎么?家主難道要反悔不成?”大長老冷冷的看著喬遠宏,冷聲質問道。
  喬遠宏臉上的神色不停的變幻著,看了焚音谷的音廉一眼。
  見音廉和女兒喬瑤都對他微微點頭,立即知道焚音谷是要支持自己了,心中頓時有了底氣。
  “喬遠毅是我喬家當年逐出的棄子!沒有資格葬入喬家祖墳!”
  “但是,本家主想著,現在他人都已經死了,死者為大,我同意讓他認祖歸宗?!?br/>  說到這里,喬遠宏話鋒一轉:“但是,他有眼無珠,收了個廢物當徒弟,連刀山火海儀式都無法完成,憑什么回歸家族?”
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河南快3专家推荐 排列三开奖走势图 浦发银行股票 内蒙古11选5怎么兑换奖金 河北快三综合走势图带连线 二分时时彩 官方江西11选5走势图 福建快三形态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山西新十一选奖结果